一案两凶,一起网络捐款引发的舆情

 政治资讯     |      2020-05-07

www.7158.com 111月10日18点前,公众筹款已达47万余元 网页截图

13年前,他因披露聂树斌案一案两凶引发关注,被媒体称为聂树斌案的推动者。

fontSizeSmall BSHARE_POP"> 原标题:一起网络捐款引发的舆情

郑成月曾任河北邯郸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曾在2005年办案过程中发现疑似“聂树斌案”真凶王书金,“一案两凶”经媒体报道后震惊全国。如今,“聂树斌案”平反近两年,58岁的郑成月却身患9种疾病,病情危重,生活困窘。

13年后,当他再次进入公众视线,围绕他的却是因看病导致入不敷出、因披露聂树斌案被提前离岗、夫妻二人工资卡被无辜冻结、长子报考公务员名列第一却无辜被刷等种种悲情的传说

近日,一篇名为《病人郑成月:往后余生更孤独》的报道(《民主与法制时报》报道,作者为该报记者李晓磊——记者注),连同腾讯新闻联合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发起的网络募捐,一天之内为聂树斌案疑似真凶发现者郑成月筹到471748.75元,其家人个人账户亦获许多捐助,引起舆论关注。

11月9日,《民主与法制时报》刊发《病人郑成月:往后余生更孤独》一文,引起广泛关注。11月10日,公益平台发起《帮助重疾好人郑成月》众筹项目,众筹目标45万元,至当日18点前,募捐已达47万多元。

他就是郑成月河北省邯郸市广平县公安局原副局长、刑警大队原副大队长。

在大众以为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好人有好报”的故事之时,舆情突然反转,网络上出现大量攻击郑成月的文章、举报信,并要求郑成月公开募捐明细。

11月10日,郑成月朋友、刑辩律师伍雷前往邯郸进行探望,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目前郑成月病情危重,或将转院至北京治疗。郑成月之子郑奥表示正与北京方面沟通治疗方案,将择期送父亲前往北京治疗。

事实真相究竟如何?

纷至沓来的网络捐款和善意

聂树斌母亲张焕枝告诉澎湃新闻,她很牵挂郑成月的身体情况,希望前往探望郑成月。

11月15日,《法制日报》记者深入其生活和工作地广平县,遍访县委、法院、公安局以及与郑成月有过纠纷的当事人和昔日同事进行调查走访。

郑成月是河北省邯郸市广平县公安局原主管刑侦的副局长,是最早披露聂树斌案“一案两凶”事件的公安人士,聂树斌案疑似真凶王书金案的主办人,曾与媒体及法学专家一波三折奔走呼吁,最终使得聂案沉冤得雪。

www.7158.com 2郑成月目前在广平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 伍雷 图

疑问一

2016年,郑成月糖尿病和肾病持续恶化。郑成月为了省钱,坚持不住院,一直选择服用价格相对低廉的中药,每天的药费算下来几十元钱。多位与郑成月认识的记者均表示,郑成月这2年暴瘦,体重大概还不到以前的一半。

生活困窘,身患9种疾病

郑成月因何引发舆论关注

郑成月的病情朝着恶性方向发展,经常毫无预兆地突然晕倒并陷入昏迷。

根据广平县人民医院诊断证明书,今年11月5日,58岁的郑成月被诊断患有肾功能衰竭、尿毒症、高血压3级高危组、腹腔积液、低蛋白血症、贫血、电解质紊乱、脑梗塞、2型糖尿病。

郑成月引发舆论关注是因为一起轰动全国的案子聂树斌案。

2018年9月27日,郑成月在河北省邯郸市广平县医院检查身体得知,腹腔积液已有8.8厘米,诊断书显示,他患有肾功能衰竭、尿毒症、高血压三级极高危组、腹腔积液、低蛋白血症、贫血、电解质紊乱、脑梗死、乙型糖尿病。

“虽然他精神状况还可以,但实际上病情已经十分危险。”伍雷告诉澎湃新闻,郑成月今年10月3日进入广平县人民医院住院至今,住院前已多次休克。

2005年1月17日,河南省荥阳市公安局索河路派出所干警在排查流动人口时,抓获河北省公安机关网上通缉在逃人员王书金。随后,河南警方将王书金移交河北广平警方。而负责押送王书金回河北的正是时任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郑成月。

11月10日,腾讯新闻对《民主与法制时报》的报道进行了推送,12万网友发表评论关注其近况。同时,腾讯新闻联合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经与郑成月及其家属沟通,在腾讯公益乐捐为郑成月发起筹款。从11月10日14时15分发起募捐,到17时28分募捐结束,短短3个多小时,共有7544名网友为郑成月筹得治疗款项471748.75元。从诸多网友评论看来,认为郑属于“英雄落难”,应该捐款支持。

据《病人郑成月:往后余生更孤独》报道,9月27日,郑成月前往医院检查时,腹中积液已有8.8厘米,在家中休克几次、吐了3天之后,才住进广平县人民医院9楼内三科病区的7号房。

在接下来的审讯中,王书金除交代在广平县实施多起强奸杀人案外,还供称曾在石家庄西郊方台村附近玉米地内强奸、杀害一名青年女性。

11月11日,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赶往广平县人民医院看望郑成月,在病房与郑成月夫妇抱头痛哭,并祝其早日康复。

根据上述报道,2016年聂案平反前后,郑成月家中老人患病,为治病借贷30万元,因还不完钱被借贷公司起诉,法院查封了郑家房子并冻结了他全部工资,至今未发放生活费。身患重疾之后,为了省钱,郑成月选择服用价格相对低廉的中药。

对于此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两审认定作案者为鹿泉县人聂树斌,并以故意杀人、强奸妇女罪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995年4月27日,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当天,北京的一些朋友也前往广平看望郑成月,并迅速协调车辆、联络医院,于当天19时左右安排郑成月转往北京治疗。

伍雷告诉澎湃新闻,由于肾脏疾病原因,郑成月目前已停服中药。

2005年3月15日,有媒体以《一案两凶谁是真凶》对这一案件进行了报道。郑成月因向媒体披露该案瞬间成为名人,成为很多人眼中的英雄。

11月12日开始,多家媒体记者先后涌入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住院楼肾病内科病房采访郑成月,一度导致医护人员正常工作和其他病人治疗休养受到干扰,有医生反映“一天之内来了20多个记者,一晚上都没休息”。14日上午,病房大夫与保安不再允许记者进入。

www.7158.com 3郑成月诊断证明书 伍雷 图

www.7158.com,一石激起千层浪。经过多次复查延期后,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以原判认定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决定改判聂树斌无罪。

刚入院时,郑成月将手机放在床头,看到有网友质疑他曾在赋闲期间开过公司,此次生病及网络募捐是在“卖人设”骗捐,他急躁起来,尽管连说话都非常吃力,但仍然向妻子张志英和陪护他的朋友一遍遍回忆和解释过去的事情。张志英暂时收起了手机,对郑成月说“别看了,咱好好专心治病”。

公益捐助已超47万元,或将转院至北京治疗

而所谓的聂树斌案的真凶王书金也面临着另一种命运。

从11月13日开始,郑成月每天接受一次透析治疗。第一次透析出现了低血糖情况,体内排出1.35公斤积水。

11月9日,《民主与法制时报》上述报道刊发后引起广泛关注,众多网友留言呼吁帮助郑成月。

2007年3月,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王书金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王书金犯故意杀人罪和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王书金不服,上诉至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理由主要是检方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一起奸杀案。

因考虑到来北京陪护需要一大笔费用,张志英没有让儿子一起来北京。

11月10日,公益平台立项发起《帮助重疾好人郑成月》众筹项目,众筹目标45万元,当日18点前已完成目标数额,达到471748.73元,7544人次参与捐赠。

2013年9月27日,河北高院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庭公开宣判上诉人王书金强奸、故意杀人一案。河北高院驳回王书金上诉、维持原判。

张志英接到许多亲朋好友及陌生号码来电,内容多数是为郑成月加油鼓劲;还有一些自称医生,表示愿为郑成月的治疗提供药方。

伍雷表示,郑成月已与家人商量,11月11日有望转院至北京,接受更好的医疗救治。

直到今天,最高人民法院尚未核准王书金死刑,他已经在看守所被羁押13年。

11月16日下午,歌手卢庚戌现身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探望郑成月,现场捐赠2万元。其经纪人表示,卢庚戌觉得郑成月做了好事,现在需要帮助。

10日晚间,郑成月之子郑奥告诉澎湃新闻,非常感谢广大好心人的帮助,“目前正在与北京方面联系,看采用什么治疗方案,联系好后可能转院治疗。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给父亲治病。”

而在这期间,郑成月一直坚信聂树斌不是真凶,并为其奔走呐喊,故而,被媒体称为聂树斌案的推动者。

一位已经退休、并不认识郑成月的媒体人,在看到网络上的报道后,向郑成月儿子的个人账户捐助2000元。据《民主与法制》杂志记者李蒙介绍,通过他转给郑家的捐款,大约有3万元。

11月10日下午,聂树斌母亲张焕枝告诉澎湃新闻,郑成月曾为聂树斌案的平反提供了很多帮助,她非常牵挂郑成月的身体情况,希望前往探望郑成月,“他如果在家里治病,我就去家里看望;如果去北京治病,我就去北京”。

疑问二

张志英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因她与郑成月曾被法院冻结银行账户,所以热心人士的捐款都在其二儿子郑奥的账户里,因为忙于陪护,她没顾上过问具体捐款金额。近期的治疗费用使用的是儿子账户里的钱,腾讯新闻联合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发起筹集的网络募捐款暂未申领,也没有使用。

时间追溯到2005年,身为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的郑成月,成功追捕到了已经在逃10年的犯罪嫌疑人王书金。随后,在王书金指认犯罪现场的过程中,郑成月发现其供称犯下的“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已有“凶手”伏法,而已被司法机关认定为“凶手”的即是聂树斌。

郑成月是否因披露聂案被提前离岗

张志英说:“账目我们会尽量去做,向大家说清楚,但现在我们没有人力,没有时间。”

据重庆晨报此前报道,郑成月在意外发现聂树斌案“一案两凶”后,即向上级反映情况,但未获反馈。随后,他向媒体披露案件。2005年3月15日,有关上述疑案的《一案两凶,谁是真凶》的报道见诸报端,引起广泛关注。

郑成月是否因披露聂案被提前离岗?

面对网络舆论对郑成月“骗捐”的质疑,李蒙认为,郑成月不应该公布账目,“这将后患无穷,包括对医院、对疾病相关治疗程序也会造成困扰”。

北京青年报微信公众号“团结湖参考”曾刊文指出,河北省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顶住巨大压力,与《河南商报》等媒体以及法学专家们,多年来一波三折奔走呼吁,最终使得该案沉冤得雪,“看到了体制内积极力量的推动”。

不是,面对记者,广平县委组织部相关人员介绍说,离岗不是针对他一人,当时常委会一共研究了46个人,免职的副职有4个,他只是其中一个。

“多面”郑成月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澎湃新闻记者 宋蒋萱 实习生 张恬路)

这位工作人员说,在研究郑成月离岗问题时,还出现了小插曲。

因为多年执拗于聂案,外界对于郑成月的议论也越来越多。许多亲友都劝郑成月“踏踏实实上班,别管那么多”。有人说他“一辈子为了别人而活”。

郑成月户口登记出生时间为1960年11月14日,但其档案里的18份主要材料中,记载出生年月为1958年11月的共14份。而记者从广平县委组织部看到的郑成月的档案材料也印证了上述问题。在一份《应征青年入伍登记表》中,记者看到出生年月一栏写着1958.11.14,并无任何涂改痕迹。这是14份档案中最早的一份,是1978年12月10日参军时填写的。当年12月14日填写的《团员登记表》和1982年1月1日的《退伍军人登记表》填写的也是这个时间。广平县委组织部负责干部档案的韩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在律师郑天赐看来,伯父郑成月“办案能力强,但有人认为他‘会办案但不会办事’,脾气也不好,性格比较直,大大咧咧的,这些广平人都知道,郑成月还在半夜巡逻时曾把盗窃团伙‘骗’到公安局,办过几十起杀人案件,有时候性子急,说话得罪人。遇到求助的总是拍桌子打抱不平。”

据该工作人员介绍,出生年月记载为1960年11月的共4份,包括1995年填写的中国政法大学奖学金申请审批表、中国政法大学成人教育毕业生登记表、评定授予人民警察警衔审批表和2000年填写的99版干部履历表。

因为聂树斌案、王书金案,不少媒体记者都采访过郑成月。和他打过交道的记者中,有记者感觉他比较跋扈,“多面”,不愿再采写报道,也有记者为他提供各种帮助。张志英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某卫视前老总曾安排郑成月入住309医院,治疗过1个月,这也成了此次网上质疑郑成月住高干病房、并不缺钱的“证据”;此次郑成月来京治病,是在央视某栏目组记者的帮助下实现的;而网络募捐,则是《民主与法制》杂志记者李蒙帮助联系介绍的。

韩姓工作人员说,2005年8月20日,广平县委组织部干部档案审核领导小组集体认定,郑成月的出生日期为1958年11月。

11月11日以来,新浪微博认证为资深媒体人的大V@王志安 发声,质疑郑成月与朋友在北京开了一家不良资产管理公司,并称郑成月与两起民事纠纷案件有关。11月16日,又在微博中发表言论称“《民主与法制时报》的报道,没一句是真的”,指出报道不应该为了正义感失去了记者的专业性,报道中有多处信息核实有误的地方,质疑郑成月相关捐款之后改变用途的做法不妥,同时呼吁郑成月或基金会应该公开善款去向。

认定依据为河北省委组织部冀组通字(2000)5号文件和邯郸市委组织部邯通字(2005)15号文。文件规定,干部档案中出生日期记载不一致问题认定时,以干部本人招工、入伍、入党、毕业生登记表、入团等较早填写并经组织审核的原始材料为依据。这位工作人员说。

对于@王志安 的微博质疑,李蒙说,公司是当时郑成月的几个朋友合开,开业后并没有相关业务,只是象征性地拍了几张宣传照,并且公司是郑成月的朋友负责,郑成月并没有参与。

2009年,按照上级要求,广平县委开始对干部进行调整。

有网友疑惑,郑成月是一名公安系统公职人员,妻子在银行工作,收入不差,且有网友搜索到郑成月曾于2010年10月以其次子郑奥名义注册成立了河北金民凿井有限公司,怎会没钱治病?

按照当时干部使用要求,单位正职一把手离岗年龄为52周岁,单位副职(含享受正科级待遇的副职)离岗年龄为51周岁。县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2009年郑成月已经满51周岁,符合离岗条件。

对此,张志英回应:2009年,49岁的郑成月被要求提前离岗,不再担任县公安局副局长一职,成了一名普通警察。赋闲后,他曾在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做刑事法律顾问。2015年,郑成月的岳母等家中老人相继患病,他们夫妇曾找小贷公司借款30万元用于治病,但因未能按期如数还款,被这家公司起诉。法院于2016年冻结了他们的全部工资。因为这起经济纠纷,她还被单位调离了中层管理岗位。

2009年12月9日,广平县委召开县委常委会研究干部任免事宜。记者在此次常委会会议纪要上看到,会议共任免干部46人,其中离岗的副职4人,分别为人社局副局长曲某、粮食局副局长赵某、法院正科级审判员谢某和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

有人质疑,郑成月夫妇贷款并非给老人治病,而是为了自己开公司。张志英解释,“这是当时贷款时拟的名目,因为如果说是看病,贷款下不来。”

常委会后,广平县委印发广干字2009(113)号文件,决定免去郑成月的县公安局副局长、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正科级)职务。

据一名与郑成月认识的记者透露,郑成月曾提出,希望他采访儿子公务员考试落榜及自己与小贷公司经济纠纷案被法院判罚这两件事,但该记者没有答应。

所以根本不存在让他单独提前离岗问题。宣布离岗后,他本人也从未就离岗年龄向组织提出过异议。这位县委组织部负责人说。

据有关媒体报道,11月15日下午,河北广平县召开关于郑成月相关问题的新闻通气会,广平县委、县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领导出席并通报相关情况。

疑问三

广平县方面在上述通报中首先回应了“关于郑成月年龄认定及49岁被要求离岗问题”。广平县方面介绍称,2005年8月20日,经广平县委组织部干部档案审核领导小组集体认定,郑成月的出生日期为1958年11月。2009年,广平县委干部使用的要求是,单位正职“一把手”离岗年龄为52周岁,单位副职(含享受正科级待遇的副职)离岗年龄为51周岁。2009年郑成月已经满51周岁,符合离岗条件。2009年12月9日,广平县委召开县委常委会研究干部任免事宜,此次会议共任免干部46人,不存在让其单独提前离岗问题。其对离岗年龄未向组织提出过异议。

儿子报考公务员名列第一被刷是否属实

关于郑成月长子郑龙报考公务员未被录取问题,广平县方面在通报中表示,“我县2016年12月曾派专门工作组去石家庄市国税局对事情进行了详细调查。郑龙参加了2013年度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公务员招考,报考了香河县国家税务局职位。其笔试成绩为106.5分,排名第六,面试成绩为80.8分,排名第五,综合成绩为67.025分,排名第五。最后录用的是第一名和第二名。”据此,广平县方面认为郑成月说其子笔试全省第一未被录取一事失实。

有媒体报道,因为披露聂树斌案,郑成月儿子成年后遭遇了不公平对待。

关于郑成月及妻子被停薪问题,广平县方面表示,“经查,单位均未停发郑成月及妻子张志英的工资,只是因其夫妻涉及经济纠纷被有关法院依法冻结查扣。”

报道称,2012年,郑成月的大儿子从河北大学毕业后,报考了廊坊香河国税局,笔试第一的他却没被录用。

广平县方面透露,“郑成月于2010年10月以其次子郑奥名义注册成立了河北金民凿井有限公司,从事凿井设计与施工。自2012年起,夫妻先后涉及16起民事纠纷诉讼,被磁县、广平、大名等多家法院受理。在这些案件中,与原告金鼎公司的借款合同纠纷案,涉案金额30万元,由磁县人民法院审理并执行,2016年6月6日依法冻结了郑成月工资账号。2013年6月18日与原告焦法宏借贷纠纷案,涉案金额20.555万元,由广平县人民法院审理并执行,2014年5月20日依法对其妻子张志英的工资账号进行了冻结,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张志英更换工资账户,2014年11月20日再次冻结其新账户。”

事实究竟如何?

围绕聂树斌案的争议从未停止

在采访中,广平县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早在2016年就有媒体报道过此事,当年12月,广平县曾派专门工作组去省国税局对事情进行了调查核实。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网络同时流传着《关于广平县现任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依仗职权办皮包公司虚开巨额增值税发票 并制造数起冤案的举报信》等多份举报信,其中一份的举报人为邯郸市公安系统原民警田兰。

这位负责人说,他有两个儿子,长子参加了2013年度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公务员招考,报考了香河县国家税务局职位。

张志英回应说:“田兰是郑成月当刑警队长时办的案子,她伪造公章、国家证件之类的,被判了。她出来以后,纠集了一伙人一直上访,罗列了很多罪名。”

工作组调查结果显示,根据当年公务员招录计划,香河县国家税务局的职位招录两人,按照3:1的比例共有6人进入面试。

张志英说,因为这个事,有关部门组成了联合调查组,对郑成月进行了长达6个月的调查。事后他们并未接到组织结论。

他长子当时笔试成绩为106.5分,排名第六,面试成绩为80.8分,排名第五,综合成绩为67.025分,排名第五。这位负责人说,按照录用办法,最后录用前两名。

李蒙说:“郑成月也是一个普通人,他是一个家庭贫困掏不起医药费、治不起病的患者,对这样的人不应该发起救助吗?难道他的道德品质与救助他会产生必要的联系吗?”

疑问四

11月12日清晨6时刚过,新浪微博上一篇名为《郑成月募捐必须公开明细,否则涉嫌诈骗!》的文章成为热门,该文章作者@Dang琳山律师 系广东省倚天剑客律师团首席律师党琳山,曾担任过杭州保姆纵火案被告人莫焕晶辩护律师,在庭审过程中因擅自离庭经媒体曝光,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广东省司法厅于2018年2月给予党琳山律师停止执业六个月的行政处罚。

夫妻二人工资卡因何被冻结

@Dang琳山律师 指出,郑成月提前离岗并非受到打压、工资卡被冻结纠纷、“田兰案”等问题,并提到“郑成月是公务员身份,看病报销率很高,所需款项和募捐款项一定要公开。”

主要是涉及多起民事诉讼,被磁县、广平县和大名县等多家法院立案审理。在采访中,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经初步统计夫妻二人为被告的就有16起,其中原告撤诉的有9起,其余7起均已判决生效或调解生效。

11月17日上午,党琳山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他是从媒体报道中得知郑成月近期患病,无钱医治一事的,第一反应是应该捐一点钱,他将郑成月的事发了朋友圈,并将郑成月儿子的账号一同发布,他本人捐款100元,帮网友转交20元。党琳山称,随后收到朋友,特别是一些记者朋友私信发来的关于郑成月不好的消息,他上网进行了查询。

与焦法宏的借贷纠纷就是其中一起。

党琳山认为,不管郑成月是否为推动聂树斌案作出过什么贡献,也不管他是不是公务员身份、医疗待遇怎么样,也不管他是否曾经注册多家公司多么有钱,只要他有病,现在没有钱治疗,哪怕他是一个曾经犯下大罪、刚从监狱出来不幸遇到车祸的人,他也有权利募捐。但问题是,“既然公开向社会募捐说是要治病,那么绝大多数捐款的人肯定是捐款给他治病的,而不是用于养老、还债甚至其他问题。”

2010年,郑成月次子郑奥注册成立了河北金民凿井有限公司。

而对于党琳山擅自离庭一事,李蒙曾于2017年12月24日在网络上发布《对党琳山律师退庭的三点看法》一文,文章开头即表示“不赞成党琳山律师退庭”。为此,党琳山针对李蒙,“公开悬赏人民币100万元,征集这条眼镜蛇的违法线索,争取将这条蛇抓进笼子里。”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这家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郑奥,成立于2010年10月20日,注册资本300万元,经营范围为凿井设计与施工,股东为郑志建、王金岭和宁凤山。目前,这家企业已经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和黑名单。

聂树斌案从2005年被媒体首次报道以来,始终没有淡出公众的视野。正因郑成月办理王书金案观察到这一点并竭力奔走向有关部门反映,才推动了聂案的平反,并为社会大众高度关注,且该案最终因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于2016年由最高人民法院宣布聂树斌无罪。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指出,聂树斌案再一次为“疑罪从无”的刑事诉讼原则作了有力的背书。无论王书金是否聂案真凶,其身上背负的另3条命案都是事实。而郑成月此后的人生轨迹,均因聂树斌案发生了极大改变,在复杂的事实和各种力量交互影响下,没有简单的、脸谱化的“好人”或者“坏人”,而网络慈善捐款,也不该和个人道德品质挂钩。一位网友评论说,要求郑成月没有道德瑕疵才能发起网络募捐,本身就是“诛心论”。(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焦敏龙 记者 张敏)

他们两口子借我的钱做生意,借了好几次,有时候是郑成月借,有时候是他老婆借,最后打了个总条,一共20.555万元。操着一口浓重的广平口音,曾经因借贷纠纷和郑成月打了整整3年官司的焦法宏告诉记者。

你怎么确定他借钱是做生意?记者问道。

当时要钱不还,他们就让我去金民公司帮忙,说让我看着他们赚了钱首先还我,还说帮忙期间给我算工钱。焦法宏说,刚开始他们公司确实还能赚到钱,后来可能因为经营不善,就赔了。

广平县人民法院出具的判决书显示,由于多次催要借款不还,2013年,焦法宏将郑成月妻子起诉至广平县人民法院。法院开庭审理后判决郑成月妻子返还借款20.555万元。一审宣判后,郑成月妻子不服,上诉至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案件经二审和再审后,最终维持原判。

2014年1月28日,焦法宏向广平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因郑成月妻子无其他经济来源,法院依法对其工资账户进行了冻结。后郑妻更换工资账户。2014年11月20日,法院再次对新账户进行冻结。

据记者了解,郑成月的工资账户被冻结则是因为其涉及与金鼎公司的借款合同纠纷案,涉案金额30万元。这起案件由磁县人民法院审理并执行。

经记者了解,虽然郑成月夫妻工资账户被冻结,但他们所在单位从未停发其工资。

疑问五

郑成月看病的医药费主要来自哪里

有媒体报道,郑成月因身患多种疾病,近年来因为治病已经导致生活入不敷出,更有人在网上发起《帮助重疾好人郑成月》众筹项目,为他筹集治疗费用。

记者从郑成月工作单位广平县公安局了解到,他确实患有糖尿病,而且已经十几年。

郑成月的医保报销系统显示,最早于2017年10月起,他因患病先后在邯郸市中心医院、邢台市第三医院、河北工程大学附属医院等地5次住院治疗,医疗总费用为42153.2元,医保报销26579.64元,占63%。

据透露,县公安局先后为其支付剩余的医疗费1.5万余元,并处理了一些其他费用。医保报销金额与公安局为其支付费用两项累计达4.8万余元。远高于他的花销费用。

2018年10月3日至11月11日,郑成月再次到广平县医院住院,诊断为慢性肾衰竭,尿毒症;Ⅱ型糖尿病肾病;高血压病Ⅲ级极高危;肾性贫血;腹腔积液;高钾血症;低蛋白血症等病征。

此次县公安局为他先期垫付了1.1万余元的全部治疗费用。这位公安局负责人说。

11月12日,郑成月转院至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第二住院部就医。目前在京继续治疗。

疑问六

是否多次荣获全国优秀刑侦工作者

在广平县公安局,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郑成月曾先后获得2005年度全市优秀人民警察优秀共产党员2008年度全省刑侦先进个人2008年度全县十大优秀干警广平县优秀共产党员等称号,2009年3月获个人三等功,但从未被授予过全国优秀刑侦工作者。

据了解,到目前为止公安系统还没有设立这个荣誉,所以更谈不上连续10年荣获这个称号。这位负责人表示,他的这些荣誉中许多都是在王书金被抓后获得的。这也说明,郑成月并未受到任何不公正待遇。

记者走访了一位曾经与郑成月共事多年、如今也已退休的老民警。他曾是郑成月的直接领导。

郑成月是个敢想敢干的人,也确实取得了一些成绩,但他作风粗放,工作方法比较简单。

而当记者要求老民警说得具体点儿时,老民警摇了摇头,笑了笑:想不起来了!